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历史

冒牌比尔盖茨憋说话放下手中的苹果

2019年05月15日 栏目:历史

没有谁敢否认库克是天才商人,他掌权一年后,苹果股价创纪录地突破700美元,总市值高达6000多亿美元,甚至超过了沙特阿拉伯、澳大利亚等国家的

没有谁敢否认库克是天才商人,他掌权一年后,苹果股价创纪录地突破700美元,总市值高达6000多亿美元,甚至超过了沙特阿拉伯、澳大利亚等国家的GDP,一时之间成为全球强劲的印钞机。而如今,独孤求败似乎要被一个意想不到的敌人打败了,这个敌人的名字叫蒂姆库克(Tim Cook)。

受 苹果将季度iPhone 6S/6S Plus的计划产量削减30%左右消息影响,苹果公司和供应链股价接连下跌。7日收盘收报100.70美元,跌至2014年10月以来的水平。近一个月,苹果的股价已经下跌了15%,2015年整体下跌4.6%,是2008年以来首次年度下滑。而其他硅谷公司却是形势一片大好,2015年亚马逊股价上涨超过120%,谷歌母公司Alphabet股价也上涨超过50%,市值与苹果相差无几。

要解释iPhone减产、苹果股价低迷的原因其实不难。曾经业绩辉煌的背后,实则是库克在不断透支乔布斯时期积累的粉丝资源,一个被注入兴奋剂的苹果,短期内可能会创造奇迹,但是根本却被掏干了。英文中有一个单词叫identity,在汉语里是身份认知的意思。库克是杀伐决断的商人和管理者,乔布斯是良工苦心的艺术家。一个明确的identity是科技公司生存的必要条件,而独占鳌头的苹果和它的掌舵者更加需要的,是一个富有气力的身份认知,即a powerful identity。很可惜,这样的一个identity库克没有,现在的苹果也没有。

6s销量疲软只是一个预兆

自2011年库克接替乔布斯出任苹果CEO以来,作为苹果主力军团的iPhone就开始变味儿。设计上,iPhone开始和其他智能一样,对更大、更薄等科技极限趋之若鹜;而一直以强悍、好用著称的iOS系统在2015年惨遭滑铁卢,iOS9的糟糕表现使得用户和APP制造商叫苦不迭。可以看到,以iPhone为代表的苹果产品的identity正在悄然产生变化,没有了更加创新的产品,在iPhone 6销量达到顶峰、市场趋于饱和以后,iPhone 6s和之后的iPhone 7拿什么让消费者掏腰包?也难怪有人说,痛心的事情,是在商人库克的带领下,苹果已成为一个陷入升级怪圈和发行络的无聊公司,昔日那个甄于打造改变世界产品的苹果早已不复存在。

老大哥iPhone开始走下坡路,其它小弟们好歹也该争口气。但是,2015年间iPad销量出现下滑,受微软Surface Book冲击Mac销售增长几乎停滞,而库克力推的Apple Watch(它不叫iWatch,这个山寨名字想必也让库克头疼不已)销量虽三星等同类产品,但比起iPhone和iPad初问世时,Apple Watch销量上没有让高管满意,功能上没有重新定义智能手表,也就是说,它乃至没能交出一个及格的成绩单。没关系,我们还有号称将在今年上市的苹果电视iTV,以及媒体捕风捉影争相报导的2020年苹果汽车iCar。但谁知道它们是会重写iPad的神话?还是重蹈Apple Watch的覆辙?

高管大洗牌难创往日光辉

一朝君主1朝臣,自从乔布斯逝世后,苹果公司的高管是换了一茬又一茬。昔日乔布斯麾下的9虎将如今只余四人,除了库克之外,还有逐渐被边缘化的首席设计官Jonathan Ive,库克的库克Jeff Williams和首席法律顾问Bruce Sewell。

苹果软件灵魂人物,被视为乔布斯接班人的iOS软件部门高级副总裁斯科特福斯特尔(Scott Forstall)于2012年悲情离职。伴随着他的离开,像乔布斯和福斯特尔这样的bad boy想要在苹果乃至硅谷找到容身之地,只怕是难上加难。

首席设计官Jonathan Ive照旧身居高位,但似乎有点儿权利排挤的意味。苹果2015年末新增的两位负责设计的副总裁并不需要向Ive汇报工作,改为直接向库克汇报。

Ive一直是寻求设计的代表人物,当年他为了设计出世界上轻薄的笔记本电脑,甚至不辞辛劳地乘了14个小时的飞机,专程到日本去拜访一位铸剑大师来寻觅灵感。可以说,只要Ive还在苹果,苹果就能够继续让全球消费者疯狂。

苹果的零售业务历经了五个阶段:从乔布斯亲自操刀到罗恩约翰逊(Ron Johnson)零售店之父的诞生。库克上任后Johnson离职,随即库克在约翰波洛威特(John Browett)任职6个月后将其解雇,煎熬了10个月的空窗期,高薪聘请前巴宝莉CEO安吉拉阿伦德茨(Angela Ahrendts)担任苹果零售店高级副总裁。不过一年来,这位年薪、被寄与厚望的女高管似乎一直在马不停蹄地抛售苹果股票,少说也有几千万美元。

库克讨好微软Adobe意欲何为

苹果和微软有着长达几十年的反目,乔布斯曾在公开场合说过,微软的惟一问题是没有品味,没有。他们开发的都是一些三流产品。去年9月的一个艳阳天,正当苹果发布会进行之时,一名不速之客微软Office 365业务部门掌门柯克克尼格斯保尔(Kirk Koenigsbauer)突然破天荒地登上会台,在无数目光和闪光灯的注视下,拿起一支iPad Pro在手里掂了掂,然后旁若无人地在上面演示起Microsoft Office来。不用说现场的人纷纷惊呆, 连《财富》亚当拉辛斯基后来都说:这是地狱结冻了才会发生的事。

从2007年代iPhone开始,iOS 设备就不支持 Adobe Flash,两家可谓是水火不相容。而在去年的苹果发布会上,Adobe 竟然也派人到现场进行演讲。库克从企业市场出发,先后向微软、Adobe、IBM、思科这些苹果结怨已深的老对头抛出橄榄枝,这没有错。我们看到,苹果的identity正在由重视消费级市场转向企业市场。也许库克是想摘掉投资人给苹果贴上的硬件公司的标签,又或他想把苹果打造成和竞争对手一样,一家只知道削减产业链、节省开支、提高产品质量的平庸公司。

说库克弄黄苹果绝非耸人听闻,兴奋剂褪去后的苹果,产品歪楼,高层动荡,甚至开始和从前不屑为伍的对手打成一片,行业内却劲敌四起。盖茨曾自嘲我可不是冒牌的史蒂夫乔布斯,然而如今看来,库克是愈来愈像冒牌的比尔盖茨。

怎么治好宫颈炎
宫颈炎怎么治好
有点盆腔炎怎么办